揭秘!毛泽东隐瞒了几十年的秘密终于被曝光!

点击上面免费订阅

问:怎么每天都能免费收到这种文章呢?

答:只需点上边《历史震惊你》免费关注

年,中央警卫局在清理毛泽东同志的遗物时,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小柜子。打开才知道,里面装的是毛泽东亲手珍藏的毛岸英的几件衣物,有衬衣、袜子、毛巾和一顶军帽。身边的工作人员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存放的这些物品,他们都说不是自己收拾的,他们甚至看都没有看到过。

从毛岸英牺牲到毛主席逝世隔了26年。毛主席是在怎样的悲痛和寂寞中把儿子的这些衣物珍藏在身边的?这26年里,主席在北京的住处,至少搬了5次,他是怎样瞒过所有的工作人员,没有让任何人经手这些衣物呢?


当这些衣物,再一次呈现在人们面前时,已经又过去了很多年。一个老父亲对离去孩子的思念,默默地压在衣柜底下,近半个世纪。

1950年9月,28岁的毛岸英赴朝鲜参战。34天之后,他牺牲了。在各种影视剧里,我们最熟悉的是这样的场景:毛泽东得知岸英在朝鲜战场牺牲的消息后,沉默了很久,才对在场的工作人员说:“战争嘛,总要有牺牲的,这没有什么……”


作为父亲,真的“没有什么”吗?可是,夜深人静,等到所有人都离开,一个开国领袖就又回到了家庭的位置。一个老年丧子的父亲,独自一个人,把孩子留在家里的衣物,一件、一件地叠好,收起,放到衣柜深处。这一切,也许,就是在那个悲伤消息传来的夜晚······


很多人听说过这样的故事:当有人建议把岸英的墓迁回国内时,毛泽东说:“不必了。共产党人,死在哪里就埋在哪里吧。”作为一个领袖,他只能拒绝这份好意,并且,在文件上写下这样的字句:“把岸英的遗骨,和成千上万的志愿军烈士一样,掩埋在朝鲜的土地上。”


一个把儿子的毛巾、袜子都视若珍宝的父亲,真的就不想他回来吗?他是否也曾经在那些翻身起来的夜里,像每一位失去孩子的父亲一样,把这些衣物,一件、一件拿出来,轻轻抚摸。这些衣物上,是不是也曾浸染过一个男人的眼泪呢?我们不知道,我们不敢深究,我们不忍细想。


真正痛彻心扉的伤口,是一个男人拒绝任何人分担,禁止任何人触碰的。


隔着这么远的时空,当这些衣物突然出现在人们面前时,我们才有机会去还原一个父亲的爱和痛。


历史总是有太多令人心碎的巧合。当毛泽东悄悄藏起对儿子的思念时,他不知道,几十年前,他的妻子杨开慧,也把对丈夫的牵挂,藏在了老家房子的砖缝里。

在毛泽东1923年告别妻子之后,他写下了这样诗句:


“挥手从兹去。

更那堪凄然相向,苦情重诉。

眼角眉梢都似恨,热泪欲零还住。

知误会前翻书语。

过眼滔滔云共雾,算人间知己吾与汝。

人有病,天知否?

今朝霜重东门路,

照横塘半天残月,凄清如许。

汽笛一声肠已断,从此天涯孤旅。

凭割断愁思恨缕。

要似昆仑崩绝壁,又恰像台风扫环宇。

重比翼,和云翥。”


由于书信难通,独自抚养3个孩子的杨开慧,也把对丈夫的思念和牵挂写成文字。她记下和丈夫相识相爱的过程,也写下对丈夫无尽的牵念:


“天阴起朔风,浓寒入肌骨。

念兹远行人,平波突起伏。

足疾已否痊,寒衣是否备?

孤眠谁爱护,是否亦凄苦?

书信不可通,欲问无人语。

恨无双飞翅,飞去见兹人。

兹人不得见,惆怅无已时。

心怀长郁郁,何日复重逢。”

他们终究没有重逢。毛泽东也没能看到妻子的这些凄凄切切的思念诗句。


似乎是早有牺牲的准备,杨开慧把自己写的这首题为“偶感”的诗稿,和其他散文,藏在了长沙板仓镇杨家老屋的砖缝里。1930年,杨开慧牺牲。1982年,杨家老屋重新翻修时,这些文字偶然被发现,才得以重现人间。


可惜的是,此时距离杨开慧牺牲已经过去了52年,距离毛泽东逝世已经6个春秋。这4000多字的手稿,已经被岁月侵蚀得陈迹斑斑,一个女性的爱情火焰,就这样在黑暗而狭小的空间里,独自燃烧了半个多世纪才得重见天日。


妻子对丈夫的爱,父亲对儿子的爱,都曾这样被时间悄悄掩盖。这些信件、衣物何其不幸,它们承载的绵绵亲情,再也没有机会被它们的主人细细品读;这些信件、衣物又何其有幸,它们让我们有机会去感受一代伟人撕心裂肺的挚爱,为那段波澜壮阔的宏大历史,做出一个最最温柔的注脚。

1959年,毛泽东终于回到故乡。此时,他已失去了妻子杨开慧、大弟毛泽民、二弟毛泽覃、堂妹毛泽建、长子毛岸英、侄儿毛楚雄。在故乡,他感慨万千,写下了那首著名的诗篇《到韶山》:


“别梦依稀咒逝川,故园三十二年前。

红旗卷起农奴戟,黑手高悬霸主鞭。

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教日月换新天。

喜看稻菽千重浪,遍地英雄下夕烟。”


“为有牺牲多壮志”,“牺牲”两个字如此豪迈!但是,又有谁知道那一刻心灵深处的痛 ?“敢教日月换新天”,一个“敢”字,把多少风云一笔带过......

  如果他也是你的偶像,请为他传递一下好吗?一位也行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